1. 首页 > 火锅加盟 >

小镇加盟创业者:没踩火锅店的坑,没上假奶茶的当,却栽在卤汁饭上

  案件调查|增加30万,店铺却扭亏为盈。

  重庆三月回暖了,但赵毅的心还停留在严冬:

  他在重庆潼南的红烧饭快餐店,因为疫情已经停业近两个月。每个月他都亏2万,但是5个员工跑了4个。他终于等到三月初才回去上班,又因为上课不能吃饭,只能靠几个外卖度日。因为闲着没事,经常和新招的服务员在门口抽烟。有时候他看到客户在门口打包吃饭,又好笑又可怜。他给了某人一张桌子让他出去,并让他将就一下。

  “但是想想,我又好笑又可怜。”赵翼苦笑。

  赵毅说他是个稳重的人。他来自重庆渭南的一个小地方。他想赚钱但不愿意冒险。投资看他能不能承受。他宁愿不赚也不借。“你可以说我没什么兴趣,但是小地方的人稳定。”赵毅说。

  但是,在尝试吃了一年之后,赵翼赌上了大的:2019年12月中旬,因为他新开的红烧饭快餐店加盟了一家连锁餐厅品牌,效益非常好。赵毅和三个朋友干脆一起借带走,30万成都地区代理商拿下品牌。当时他们满怀抱负,跑到酒馆喝酒,心里盘算着,“三个月回到这个,半年还清欠款,”

  当然,我们都知道后面的事件,那将是疫情的前夜。

  点燃梦想的快餐店。

  从加盟店到升级为区域代理都是一个偶然:19年11月初,赵毅曾单纯的找了一家红烧肉店和朋友一起吃饭,发现那家店的菜味道很好,特别是辣土豆、辣兔头、红糖汤圆、冰镇饺子,给赵毅一种别样的感觉,而且是连锁店,品牌也在招加盟商。

  赵毅觉得重庆的三种家常菜想出新点子不容易,于是和老板聊了聊,得知店里的外卖也不错,每天3000单。赵毅和他的朋友们都很感动,觉得老板能做,他也应该做,加盟费7万,亏了,于是和三个朋友一起加入。

  开店后,赵毅才发现,开餐厅的成本并不低,他的面积是三四条线的小地方。即使在这样的地方,开店也要30多万,光装修就要11万左右,一年7万左右。小地方工资不高,但是厨师工资四千多,厨师工资三千多,服务员洗碗机包括收银员两千多,几个兄弟就借了这个店的钱。

  还好结果还不错。赵毅对第一个月的收入很满意。店铺所在的商业区还没有完全开发,让每个合伙人每个月都能拿到几千的分红。赵毅很开心。他说自己要求不高,只要投资赚钱就行,他相信等对面电影院开张,他的生意就靠上一层楼,最多三个月就能还清贷款,等着赚钱。

  这使得那些对投资持谨慎态度的人想拿大的,投资几十万来赢得地区代理。然后他们考察了江北区和渝中区,这两个区在重庆还没有加盟,但是江北区在考察中胜出,刺激了他们。他们认为做生意必须带头。如果他们失去了领先优势,就很难赚钱了。他们当即决定去成都,花了30万拿下成都的代理权,在成都开店。

  拿到代理后不久,就有一些加盟商来洽谈。这种情况让赵一兄弟很开心。赵毅告诉【商业街探索】:“我当时很开心,因为我有一个吃饭的梦想,之前也失败过很多次,以为这次终于可以实现了。”

  火锅店开业前就分手了。

  赵毅今年90岁,家在重庆渭南。他的主要业务是经营一个建筑工地。2018年初,他还试图与朋友合作投资一家汽车维修厂。他做副业赚外快,但投资10万后只维持了8个月。之后他倒闭了。听了表妹的话,表妹同事的一个朋友在重庆卖了8块钱一碗的酸辣粉。“味道不好,一个月净利润8万”,很羡慕。

  赵毅是重庆人,火锅是很多重庆人的必需品,所以赵毅的第一个投资目标就是火锅。他认为火锅店好开,需求旺盛,利润高。

  于是,2019年上半年,赵毅开始频繁查询相关创业资源的存在,并结识了从广西回来的朋友张明(化名)。张明之前在广西开了一家火锅店,最后失败了但是积累了一些经验。于是赵毅和张明开始开自己的火锅店,刚发现重庆有一家100平米左右的中餐厅想转让。他们计划把这家商店拆了,做成一家火锅店。于是大家交了几千的定金——其中赵毅交了五千。至于别人出多少钱,他的说法是“不好问”,这个临时小团队就成了成功。

  但是开火锅店的第一步并不好:火锅店的底料是火锅店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他们原本打算自己做火锅底料。结果经过多次尝试,底料几乎没有用。他们不得不去重庆找一个好的底层供应商,但这导致了成本的增加。

  成本上升导致合伙人波动。张明第一次尝试火锅店,其实失败了。第二次开火锅店的时候他不敢告诉家人。毕竟他在火锅城重庆拔了牙,但是因为资金不足,不得不向家里借钱。

  得知张明重开火锅店后,家人极力反对,最后张明迫于压力退出。看到张明退出,赵毅也选择了退出。其他合伙人没有阻拦,5000元押金只退了他3000元。赵毅对此没有异议。反而觉得自己退出太多很遗憾。

  后来,19年12月,火锅店正式开业。赵毅曾经打理过他们的生意,没想到,一月份就疫情了。到现在,火锅店还没敢开业,赵翼也分不清早放弃是好是坏。

  但放弃火锅店的赵毅,把目光放在了奶茶生意上。

  想加入前途无量的茶叶店,却遇到骗子。

  退出火锅店后,赵毅开始琢磨投资COCO奶茶的事情。他告诉【商业街探索】:“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,我都觉得好吃,何况是女生。”于是他去加入了网站,找了一个据说要加入COCO的销售经理,聊了一个小时,最后认定对方是骗子。

  按照赵毅的说法,这种骗术和电脑城的经典骗术很像,就是说服你想要什么,然后再卖一个号称更好的产品。“他首先告诉我,加入可可区的代理费是300万。我根本买不起,然后让我加入另一个产品,说是COCO的产品。我问他怎么证明。逛久了就是浪费我的时间。”赵毅告诉【商业街探案】。

  后来颤音的故事让赵翼彻底放弃了加入奶茶行业的想法。他说他关注了一家茶叶店从开业到倒闭的全过程,他很难过。赵毅说:“颤音的主人今年24岁,加入了一家名为刘力鲸的茶叶店。这家商店位于重庆观音桥附近。它人流量巨大,应该是稳定的,但最后亏了钱也亏了。一共损失了40多万。从那时候我就意识到,有些品牌可能是纯钱加盟,只会忽略加盟费。我真的很害怕遇到那种加盟品牌,几十万说。

  后来赵毅也考虑过日本料理、烧烤等餐饮项目。对于前者,经过市场调查,发现日本料理在小地方接受度不高,烧烤虽然利润丰厚,但过于幸运和苦涩,于是两人都放弃了,直到遇到红烧肉快餐店。第一个月的手术让他头大,大的直接来了。

  黑天鹅患了流行病,低风险变成高风险。

  拿到成都地区代理后,他们对赵毅有点膨胀,因为商家马上来谈合作。赵毅告诉【商业街探案】:第一单无法敲定,因为对方报的位置是成都最繁华的区域,因为加盟一般都有区域代理,加盟商赢了也不会再开店,但是心眼小,想在那个区域开店,所以一直拖拖拉拉。

  结果拖下去就遇到疫情,招商只能暂停,她在重庆的店也关门了。赵怡算了一下账:她店里一个月最多亏2万,等于第一个月的钱全亏了。

  至于停业期间员工是否会流失,赵毅原本以为:“疫情期间,我们员工工资照常发放,我和厨师签了合同。如果他走了,一定要留给我一个月,我找了人他才能走,不然我直接扣一个月工资。而且,我自己也受过训练。我知道制作方法。我自己可以培养人,不用担心人事。"

  但是,3月份开始工作后,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。除了签合同的厨师,五个员工的其他服务员都因为各种原因不来上班了,比如结婚,家里有事。赵毅只好临时招了个服务员,但他觉得这不一定是坏事,因为暂时不允许上桌吃饭的人真的没那么多。

  至于未来,赵毅充满信心。他希望煮一些大饭店,重组行业。“真正可悲的是,那些大店一个月可能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,但对我们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。也许餐厅的改组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机会。”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hsjoin.com/a/huoguo/21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